土地盖“被子” 百姓挣“票子” -国内频道-四川新闻网

土地盖“被子” 百姓挣“票子” -国内频道-四川新闻网
一踏上庄浪大地,最让人震动的,是那层层梯田,如雕如塑,如诗如画。映入满眼的,是那浓郁的绿,一层层、一片片,绿得生意盎然。要放在半个多世纪前,这个场景决然不行幻想。庄浪曾是甘肃有名的“没治县”:全县114万亩犁地,有103万亩散布在402个梁峁、2553条沟壑的“烂塌山”“滚牛洼”上。陇中的黄土高坡,山高地陡,水土难留,每年都有1000万吨泥沙丢失。当地老百姓把田叫“三跑田”:跑水、跑土、跑肥。“十山九坡头,犁地滚了牛。”麦子长得像马毛,亩产很难达百斤,说的便是庄浪从前的困境。瘠薄破碎的犁地,只能收成饥饿和赤贫。庄浪也因而位列甘肃“苦瘠甲天下”的18个干旱县之一,以“吃救济粮,穿破衣裳”出名。土在人的心上留下疤,人在土的身上留下痕。庄浪人说:“咱要给后代把地修平哩!”1964年秋末,庄浪人抱着这样一个朴素的信仰,5万多精壮劳力上山下沟修梯田。造田高潮时,10万人马战梁峁。干部们在山上搭起窝棚盘起炕,铁匠们在地头架起炉子摆开砧,羊倌们圈好羊又提起马灯去夜战,学生娃放下书包也扛起了锨……沉甸甸的背篓压弯了庄浪人的腰,嘎嘎响的独轮车磨破了庄浪人的手。在这场重整山河的持久战中,半个多世纪以来,仅整修农田林地一项,庄浪人累计移动土石方2.76亿立方米,整修农田林地100多万亩。这是多么浩大的工程量?有人曾换算过,假设垒成一米见方的长堤,足足可绕地球赤道6圈半。难怪日本、以色列、美国等十多个国家的专家调查庄浪梯田后,连连地称誉:“这是国际的奇观!”庄浪公民在黄土高原上精心描绘了“一幅风光诱人的景色”!庄浪人说:“咱要为了后代把地美化哩!”穿行在庄浪纵横的沟壑之间,眼之所及,望山山翠,望地地平,层峦叠翠的山间林海,打扮出一个如诗如画的美丽家乡。从前众所周知的铁娘子队队长陈英骄傲地说:“这是咱们用汗珠子变出来的哟!”半个多世纪,庄浪领导班子都不知换了多少届,各级干部也不知来了又走多少拨,但“山河相貌不变,生态建造不止”已经成为一致,庄浪人进行着一场气势磅礡的生态建造接力赛。在庄浪,流传着一段关于种树的歌谣,“大人娃娃齐发动,两端不见天,夜里两顿饭,洗锅抹灶鸡叫唤。”稀罕绿色的庄浪人,历来不让地撂荒着,修完梯田就种树。在南湖镇,种树底子不必发动。镇长孙焕说,每年一到栽树时节,背着树苗、带着馍的乡民清晨披星就仓促上了山。比及收工下山,只能戴月往家赶。饿了,三块石头支起一口锅,放上野菜、杂粮往里一扔便是饭。渴了,捧口山泉,抓把积雪当水喝。庄浪人这种天不怕地不怕、誓叫荒山披绿装的精力,继续传承了几十年。从前四分五裂的大地,硬是被改形成春染层层绿带,夏滚波波麦浪,秋绘色彩斑斓,冬描是非版画,四季各异,神韵尽显。从前瘠薄的黄土高坡,盖上了生态的“被子”——全县森林覆盖率28.72%,城区绿洲率30.4%,人均享有绿洲11.4平方米。“沙棘戴梁峁,梯田绕山腰,林草穿沟底。”从前的“三跑田”,现在变成了“三保田”。曾饱尝饥寒的庄浪人,再也不为吃穿发愁了。现在庄浪人想的是:“咱还要把口袋弄鼓哩!”庄浪村庄有句笑话:“假设黄土能卖成钱,老百姓不愁富不了。”这句话也旁边面道出,若仅靠出产粮食,腰包“票子”不会鼓。百万梯田成了手刺,也成了资源。县里领导一算计,策划打起了“梯田牌”:统筹开展生态林和经济林,在荒山荒坡、沟道梁峁、城乡面山区域建造生态林,在海拔1900米以下的梯田开展苹果、核桃、山毛桃、大接杏等经济林。让梁峁沟壑盖“被子”,向绿水青山要票子。春天,桃花是景色,引来游人赏花和拍摄;秋天,桃树又是贫穷大众增收的致富树。庄浪县自然资源局工程师柳仁强为记者算了一笔增收账:一亩桃林产桃核200公斤,每公斤收购价8元钱,每亩桃林农人增收1600元钱。上一年一年,全县招待游客90万人次,完成旅行归纳收入3.5亿元。年头传来好消息:庄浪顺畅脱贫摘帽。从2014年到2019年的5年间,贫穷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574元增至6193元,累计脱贫3.13万户13.6万人。庄浪人的日子,越来越好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